当前位置: 主页 > 黑茶名企 >

虎丘山泉牌“泡沫黑茶”

时间:2018-09-03 09:26来源:黑茶圈 作者:秩名 点击:
苏州一说 茶 ,人人都知道吓煞人香碧螺春的典故,3月21日,苏州洞庭碧螺春开始零星采摘,次日,北京吴裕泰就上柜了特级头批明前碧螺春,零售价5600元/斤。 当碧螺春已经成为了年
苏州一说,人人都知道“吓煞人香”碧螺春的典故,3月21日,苏州洞庭碧螺春开始零星采摘,次日,北京吴裕泰就上柜了“特级头批明前碧螺春”,零售价5600元/斤。
 
当碧螺春已经成为了年年新的标签,当我们都追逐着那口春茶嫩芽的清香,是否还有人愿意去探究古人所品的茶,探究当年陆羽在苏州,究竟用虎丘山泉泡出了怎样一杯佳酿?
 
陆羽井,又名观音泉,虎丘一景,传为唐代陆羽所挖。从虎丘二山门进去,沿山路一直走,千人岩后,就是冷香阁,陆羽井就在冷香阁不远处。井口三米见方,四周围以石壁,泉水清亮透明,终年不断。
 
史载,陆羽晚年曾长期寓居虎丘,他亲自在山上挖了一口井,钻研水质对煎茶的作用,三年后茶文化大典《茶经》在虎丘山问世,而甘甜的虎丘山泉,也登上了他的泉水排行榜,称为“天下第五泉”。
 
陆羽井旁冷香阁,如今已辟为茶室,今人爱用陆羽井的泉水,沏上太湖名茶碧螺春,香郁沁人,味醇色鲜,品茗者四季不绝,就连茶室附近树荫下、岩石边也常常饮者满座。然而,在真正历史上,陆羽所泡的那杯茶,却并不是这个香远益清的模样,却是一杯“泡沫黑茶”,且让我们随着“茶圣”来泡一开……
 
黑,说的是茶色。铜炉生火,烧水?不对,是烤茶叶。唐时,人们喝的茶叶都是发酵后压制成片或者块,即今天普洱茶的模样,茶砖或茶饼。烤茶,要烤去叶里的水分,但又不能烤糊掉,这就考验技巧了。
 
找一个背风的地方,升起一炉小火,用小铁钳夹住紫菜一样的茶叶,在文火上慢慢的烤,轻轻翻面,一旦茶片被烤的有点卷曲,就要离开火四五寸,让茶片重新舒展开。一直烤到茶叶微微起泡,像癞蛤蟆的皮一样,又十分酥松,一碰就碎的当口,淬入滚水中。这就是陆羽《茶经》中正儿八经的泡茶法,称为淬茶,淬出来的茶水是深褐色的,有点像我们今天喝的黄酒。
 
基本上当时每种茶叶都被这么压扁了,差别不大,所以陆羽更在乎的是水,《茶经》更像是一本《什么样的水才是泡茶圣水》的攻略。
 
水的选择却很挑剔,简单来说,山泉水上,江水次之,井水最下。水只能喝前三开的,“微有声”是第一开,壶边“涌泉连珠”是第二开,等水沸至“腾波鼓浪”就是第三开,这第三开的水最好,淬茶佳水,因为“熟”了,而三开一过呢,陆羽说水就“老”了,不能再泡茶了。
 
一杯好茶,除了茶叶烤的好,水选的妙,还须有点睛的“泡沫”。古人不懂物理或化学,但他们知道,烤的滚烫的茶叶如果瞬时遇上开水,就会泛起细细的泡沫,陆羽认为,这是尤为珍贵的“华”,茶之精华。
 
一杯茶好不好,泡沫很重要。“沫饽,汤之华也。华之薄者曰沫,厚者曰饽,细轻者曰花,如枣花漂漂然于环池之上。又如回潭曲渚,青萍之始生;又如晴天爽朗,有浮云鳞然。” 《茶经》还描写:第一沸的时候,水里要撮一些盐;第二沸的时候舀一瓢汤备用;等水出现泡沫时就用这二沸的水浇上去“育其华”,用水浇灌培育茶的精华,这样,一杯上品“泡沫黑茶”才算出炉。
 
这种喝法盛行于唐朝,对水质的讲究成为区别是否好茶的关键指标。而关于陆羽,《太平广记》还记载了一则神乎其神的故事:
 
御史大夫李季卿久闻陆羽大名,在扬州会面后,专门叫士兵去取水质天下一绝的扬子江南零水,来供陆羽汲水烹茶。
 
过不多久,水来了,陆羽用勺子舀少许一扬,微微皱眉:“这固然是江水,但不似南零水,好像是岸边之水。”士兵不服气了,说:“我可是千辛万苦到江心取的水,有上百人见过,怎么会是临岸的?”
 
陆羽也不多说,继续倒水,倒了一半,又拿起勺子一扬:“这才是南零水啊!”
 
士兵脸色大变,捣蒜般叩头坦白,原来,由于风浪太大,他从江心取来的水,到了岸边已经洒了一半,不得已只能在岸边又汲水补齐了拿来。
 
神话固然夸张,但时人对于泡茶水质的讲究可见一斑。至于唐朝那杯虎丘山泉牌“泡沫黑茶”缘何发展到今天“碧绿生青”的“碧螺春”的,那就要说到明太祖的一纸皇命了。
 
据说,穷苦出生的朱元璋体谅民生艰辛,下令百姓进贡的茶叶不用磨碎加工,直接送生的就可以,于是茶叶只经过杀青一道工序就交上去了,这种直接冲饮叶片的方法叫做“淹茶”,也就是我们江浙一带最喜欢喝的绿茶。皇命难违,渐渐的也就没人再喝别的茶了,“淹茶”遂成正统。
黑茶 安化黑茶 湖南黑茶
(责任编辑:逍渡)
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茶人说
黑茶易得,老茶难求!
黑茶易得,老茶难求!